接地气太累,团购王酷朋败走真相

9 月 22 日,美国芝加哥捎来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全球团购龙头酷朋官网宣布:「停止在台湾区之营业。」其他市场还包括菲律宾、泰国和巴拿马等 7 国,共计裁员 1,100 人,高达总员工数 10%。

曾经在台市占逾 7 成的团购老大,到底怎幺了?

网路购买票券、线下到店体验,团购被视为最早具规模的 O2O 模式,要走向国际化,比其他网路公司还贵。

先看它的财报。2008 年成立,2011 年在那斯达克风光上市,短短 3 年,酷朋将版图扩张至 43 国,被《富比世》称为「有史以来成长最快的公司」。但上市至今,它年营收虽翻倍至 32 亿美元,亏损却居高不下,去年赔逾新台币 2 亿元,股价更从 20 美元跌到 4 美元,被投资人看衰。

比电商难赚,串联线下成本高

酷朋虽是网路公司,但因串联线下资源,必须付出较高营运成本。它在海外市场,每 10 元收入,营运成本近 6 元,这个比率,比纯网路电商亚马逊还要高。

不像脸书、Google 和亚马逊,扩张海外市场不须成立当地团队。相较之下,经营网路平台的 O2O 业者,必须面对庞大的「接地气」成本。比如说,地面串联商家的业务、以及 24 小时在线客服。

O2O 业者则需要大量地面人力,若不够接地气,便无法因应当地市场,提供满足消费者的服务。

线上下耗时,服务难标準化

业务跨足 60 国的 Uber,则因服务性质与时间短,省去提升品质所需成本。「它的 supply-demand其实没有太长,」心元资本创办人郑博仁说,计程车 O2O 服务只涉及「A 点到 B 点」乘车时间,且载客服务品质,也较容易标準化,相较之下,「团购服务较长。」

如何让服务标準化,团购业者不断寻求解方。台湾本土团购网够麻吉,推出商家服务评分制度,消费者体验完后评分,平均分数未满 4 分的店家,就立即下架。

O2O 平台虽为网路公司,但却不像脸书和 Google 全为线上作业,想要国际化,除了口袋要深,服务也要因地制宜。全球团购一哥撤出台湾新闻,给想玩跨国的 O2O 业者上了一堂课。

只冲流量倒更快,团购网三年倒掉 2─3

半年内关闭海外 9 个据点,全球团购龙头酷朋的落水记,让业界开始议论:靠「低价」吸引消费者「闪购」模式,真的是门好生意吗?

以低价吸引消费者下单、靠流量吸引商家进驻,这个由酷朋创立的团购模式,5 年前在台湾轰动一时,最盛时期,业者超过 50 家。如今,扣除酷朋,具规模者剩 5 家不到;在中国,团购网倒闭率更高达 86%。

中国前三大团购业者美团网、大众点评和糯米网,分别开始贩卖 9 折商品,甚至将广告纳入营收来源之一;在台湾市占率高达 7 成的够麻吉,去年推出手机支付工具,设法让商家进行二次行销;而排行老二的 17Life,也建立具相同功能的熟客卡系统,「目前我们免费让店家使用,」17Life 总经理李易腾说。

酷朋在海外市场触礁,成为团购业者检视自己的机会。此刻,如何创造平台、商家和消费者三赢模式,会是他们首要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