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吻时把头「歪左边」跟「歪右边」代表的意思竟然不一样!答案让

不知你发现没有,情侣接吻更多地是向右侧歪头,大多数狗看见主人会向身体右侧摇尾巴;蟾蜍捕捉食物的时候,它的舌头会总是瞄準右侧的食物……这是为什幺呢?心理学家给出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当我们接近的愿望特别强烈时,会选择右边。

心理学研究指出,人们关注于实现某些积极结果,也就是产生趋近动机时,左半球大脑相对于右半球的激活要强烈一些。根据大脑与身体各部分机能交叉对应的原理,人们会对其身体右侧的事物显现出更多的偏向。2011年11月的时候,阿姆斯特丹大学的研究者通过一个有趣的小实验,进一步告诉大家,这种由趋近动机导致的右侧偏向是有触发条件的!只有在要求个体迅速做反应的时候才会发生。

【向右代表渴望接近?】

在实验中,研究者把38名无辜的小白鼠,哦不,参与者随机分成了四组。在第一个实验中,被控制的变量是他们的动机——趋近或者迴避。参与者们要先观看一个讲老鼠走迷宫的动画,然而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趋近组看见的老鼠在努力地找乳酪,而迴避组的老鼠试图逃脱老鹰的魔爪。

看完了动画片,研究者要求参与者们假装自己是动画片里的老鼠,然后写一个生动的故事描述一下刚才发生的故事。这样做的目的是什幺呢?研究者表示,不是让你们写文章了嘛!能不能有点代入感啊餵,是为了激发你们的快乐和紧张的情绪啊!

所以能被这个实验选中的受试者,应该天生都比较入戏的吧...

接吻时把头「歪左边」跟「歪右边」代表的意思竟然不一样!答案让

(老鼠走迷宫图源:达志影像/美联社)

写完小故事就行,写的怎幺样反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入戏!)。这时重点来了:研究者让所有参与者在电脑上完成一个分线段的任务。线段可能出现在屏幕的任何位置,参与者要在规定时间内标出线段的中点,把线段分成相等的两个部分。规定时间有两个:1.5秒和4秒。这些参与者又被分成了【高时间压力组】和【低时间压力组】。每组人完成8次分线段任务。结果发现相比于其他条件,趋近组在时间紧迫时,所标的中点会往右侧偏。

在实验中发生的这种右侧趋向会在日常生活中发生吗?为了验证这个现象,实验者收集了从1982-2010年8届足球世界盃上的点球数据,分析守门员在点球主罚者射门一瞬间的扑球方向。

好吧,虽然罚点球这件事也并不算很日常,但是如果「右侧趋向」真的存在,那幺由于罚球者是怀着迴避动机在踢点球,所以不会表现出右侧偏向;而在己方落后的情况下,守门员应该非常希望扑出点球,因此此时接近动机是最强的,从而会显示出比较明显的右侧扑球的倾向。统计结果也验证了这一推测:无论自己球队的比分如何,点球手往球门左边或者右边踢的概率没有显着差异。而守门员就不同了,他们在自己球队领先和僵局的情况下没有表现出偏好往哪个方向扑球。但是在自己球队落后的情况下,守门员在71%的情况下朝自己身体的右侧进行扑救,而只有29%的情况下是朝自己身体的左侧进行扑救,表现出明显的往右侧扑球的偏好。

接吻时把头「歪左边」跟「歪右边」代表的意思竟然不一样!答案让

朝左侧扑球失败的守门员

(图片来源

【这个研究存在的一些问题】

这篇文章虽然从一个比较新颖的角度解释了研究者发现的一个行为现象——在要求个体快速做反应的时候,趋向动机促使个体进行右偏的反应,但是这篇文章的槽点嘛,也不是没有:

一、参与者的趋近动机真的被诱发出来了吗?实验让参与者以老鼠的角度去写自己吃乳酪,或是躲老鹰的经历,但是这到底能不能激发出参与者快乐或者紧张的情绪?也没人知道。【就像你小时候写自己骄阳下扶老奶奶过马路,被自己感动了吗?并没有...

二、缺少基线条件进行比较。中性条件下人们喜欢偏左还是偏右?如果我只是想做一个明媚的女子,清风自来,不喜不悲......接吻的时候要直着脖子撞上去吗?

三、左右手问题。论文并没有明确报告参与者在实验中使用的是哪只手,也没有报告参与者中左利手和右利手的情况。

不考虑这些bug的话,这篇文章确实为我们贡献了一个相当有趣的脑洞,根据前人对于趋近动机与大脑半球关係的研究给趋近现象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毕竟!科学心理学还是很严肃的一门学科嘛~只靠一个实验,或者一篇档案就想对某一心理机制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比我们把自己代入一只走迷宫的老鼠要难得多。所以,只有靠心理学工作者不断进行实验去排除和肯定每一种解释,才能不断地深化对各种行为现象背后的心理机制的认识。

且不论「右侧趋向」是否真的存在,处于优势地位的球队罚球时尽量把球往守门员左侧踢是没错的了。嗯,别告诉守门员!

来源